家乡的花椒树

时间:2020-09-24  单位(部门):澄合公司  作者:王小利  点击:载入中...

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,各种果实都摆好了各种姿态等着人们去收获,我家的花椒也不例外。花椒是一种人人皆知的香料,可花椒树是什么样,花椒是怎么收的,就未必人人都知晓了。

我们村里的花椒树满山遍野。夏末秋初,花椒由青变红,小小圆圆的花椒粒一簇簇拥在一起,艳得可爱,海洋一样深的绿衬着,远远看去,真是堪比春花秋叶。近看,却让人感到可畏。成年花椒树的枝干,像长年劳作的农民胳臂,黝黑而皱。主干和枝身上还长满了刺,像极了一个精壮强悍的母亲,在守护着她娇小的孩子们。一不小心,就会被它刺中,不仅疼,还酥酥的麻……

花椒树上刺很多,稍不留神,就刺一下。有时歪一下头,也会被划破口子,特别是枝条握好时,你在枝上三摇两晃,突然枝条嘎吱一声,枝条断了,扎得满手钻心疼。这还不算,由于树多枝密,招来许多蚊子,不住地叮人,使人痒得直挠……摘花椒真不是个好差事。这种树非常容易成活,对土地也没有特殊的要求,它本身还防虫防蛀,根本不需要喷洒农药。许多人家在房前屋后,零星的坡地里都种上了花椒树。这种貌似丑陋实则香馨的树成了我们的左邻右舍,夏秋两季防蚊蝇叮咬的天然盾牌!由此我想到,一切劳动成果,都来之不易!

家里的花椒树还不在平地里,都在远处的沟底里面,妈妈已经七旬了,哥哥不让去沟里摘花椒,说把花椒树给村里人,可老妈就说:“我不摘花椒在家干啥呢,我去摘花椒还能锻炼身体,卖点钱我们老两口用起来方便。”这样一说,哥哥老是说不过,只好默认了。我刚离开村子上班的时侯,每到秋之将至,也设法请了假,帮母亲摘花椒。今年也同样如此,算算帐,花椒的收成,真的还不及往返车费及请假的损失。但是却不能不回去,如果不回去,便魂牵梦萦地难受,怕妈妈一个人逞能的上树,怕她在树下滑倒,怕她被虫蛰着,甚至担心妈妈一个人摘的花椒得上一扇坡。我回去了起码摘的花椒我可以背上坡顶。秋天天气凉快了,我跟妈妈一摘都是一天,去的时候拿的水和馒头、黄瓜什么的,中午就不回家,省的来回路上跑来跑去,耽误时间,下午回家才做饭,虽然不好摘,也有些累,但是心中还是暖暖的。

每次摘花椒都要走好远,骑车子只能到沟上面,下到沟底下还得走着去。记得小时侯,妈妈带我去摘花椒,我虽是女孩,却不娇弱,也不怕那些大大小小小的刺。一到地边,就抢先站好有利地势,挑一树看上去颗粒大的繁盛的树去摘,她总是挑不好的树去摘,我拉下一枝花椒,先从枝梢摘起。妈妈负责清理树膛,用剪刀将主干上强硬的刺和多余的树枝除掉,既方便采摘,也对花椒树的成长有利。母亲清理完树膛,这些树就看上去很好摘了,树干身上没有那么多刺了。

摘花椒要讲究技巧。首先要避开刺,花椒树上的刺太多了,总是防不胜防。刚开始还有感觉,一碰到刺,就“啊 ...一声”。扎一下,又扎一下,几天后,就不再喊叫了。手上布满了黑黑的小针眼,那是花椒树的刺——圪针留下的。

摘花椒还要注意一种肉肉的青虫的小动物。不小心碰了它,会蛰得又痒又疼,比蜜蜂还厉害。树上常见的还有一种虫子,叫布蹶,形状和颜色好像花椒树枝,手猛然间碰到,软软的,吓人一跳,却有惊无险……

在地里光摘花椒是枯燥无趣的,因此妈妈爱讲村里的一些小故事。常常是一边提醒我小心,一边就开始了讲故事。故事那么好听,我边听边摘,听得入了迷,忘了脚和手,脚下打滑,手被重重地刺了一下,甚至头皮被蛰了一下,惊叫、埋怨,着急地想办法,又滑稽又可笑,不时就是一阵阵的笑声相伴。别人家的树上也是如此,大概各家有各家的乐事吧。

摘累了,我们便坐在树下休息。喝着妈妈带来的水,吃带来的黄瓜。嚼着脆脆的嫩黄瓜,感觉很舒服。后来读小说,看到有这样的情节,一个长在都市的女青年嫁给一个农村长大的男青年,每每看到男青年手拿黄瓜大嚼,心中就充满鄙夷。我就深感人生有许多情趣,真的是不足为外人道也。那男青年大嚼黄瓜的天真与可爱,也许只有经历相同的人才能体味吧。

前几年,花椒摘回来后,经过晾晒,花椒皮和花籽分离。花椒皮就是我们常见到的花椒了。花椒籽圆圆的亮亮的黑黑的,用来榨油,是风味别致的调味佳品。前几天,我去超市看见了一小瓶花椒油,看看标签,竟然这样昂贵。那时侯,心中是没有金钱观念的,只觉得看妈妈掌勺榨油是一件喜庆的事。灶膛里的木材红红火火地燃着,锅里的油料热气腾腾,我围在母亲旁边手忙脚乱地帮忙。妈妈怕烫着,总是不让,而我总是怀着一腔兴奋舍不得离开,也不知在高兴什么,大概天性就喜欢那种忙乱的感觉吧。这几年摘回来的花椒不用晾晒了,人家收花椒的客商直接就收摘回来了湿花椒,一斤好的花椒8块5毛钱,我们一天能摘四五十斤花椒,摘回来后直接拿去就卖了,看着妈妈拿着四五百元的红钞票,满脸的喜滋滋,我心里也在想,只要妈妈高兴就好,我再苦再累都愿意帮妈妈多干些。花椒油自吃,花椒皮可以卖钱。卖了花椒正好开学,孩子们的学费就不用发愁了。花椒树真是我们农家一宝。有些人家,一年仅仅卖花椒一项,就可以收入几万元。

摘花椒不同摘苹果,心急吃不得热豆腐,自然需要人手。每到收获花椒的时侯,村里刹时就热闹起来。出嫁的姑娘,带着大姑小姑来了,女子手巧,在娘家需要时怎不倾力相助,亲朋好友也来了。为了珍惜时间,许多人不再自己做饭,于是卖烧饼的,卖凉皮的都送货花椒树林田间地头,四处都洋溢着庄稼人收获的喜悦之情。

分享此新闻

Baidu
sogou